股票配资排名www.51568.org

“赌徒”王永红沉浮记:中弘大厦终被卖 从坐拥百亿到千金散尽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04-15 15:12

当时,整个项目的销售并不理想。不少人质疑:王永红卖掉“永顺发”,好运没了。

开工后不久,中弘大厦便因资金问题导致建设进度缓慢。在2018年第一“仙股”中弘股份资金链全面陷入危机直至退市后,项目彻底停摆,直到今天卖身易主。

众所周知,赌徒的运是有尽头的,甘净之后,就是苦来。

北漂少年,江西首富

同时,据传杀入资本市场的王永红兄弟俩还遇到了另一位贵人,也是他的江西老乡。这位神秘老乡在他任期内累计给了中弘股份大约10个亿的借款。

2017年,佳士得拍卖会上,王永红豪掷1.24亿港元拍下了雍正粉青双龙尊,送给1987年生的女友韩熙庭,讨其欢心。据说,这让韩熙庭十分感动,没过多久就同意了王永红的求婚。

文中图片均源自网络,侵删

与中弘大厦的新主人相比,曾经中弘大厦的主人,那个“豪赌”成功、坐拥百亿财富的赢家——王永红,也再次成为焦点。事实上,中弘大厦从万众瞩目到众人唏嘘,何尝不是王永红的起伏人生。从起初的蓄势待发、一炮而红,到贪婪地攫取、入魔般地豪赌,再到最终千金散尽。从某种意义来讲,他的故事是“精彩”的。

可谓,一朝享尽人间富贵,一夕落得锒铛入狱。

王永红出生在江西宜春的一个公务员家庭,父亲在当地的粮食局和农业局等重要部门当过领导。

中弘大厦终于被卖了。

即便如此,王永红却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也鲜少接受媒体采访。据说,他的微信名为“沉默是金”。同行对他的评价也颇高,“很聪明、也很拼、情商高、会说话”。

曾经的“稀缺品”,早就散尽了它的光芒。

这还远不是豪赌的全部。

这块地名目上是商住用地,在王永红的操盘下成了层高4.89米的可商可住LOFT。甚至做到了天然气入户、商水商电变成了民水民电。除了产权依然是50年外,与普通住宅几乎区别,成了后来“北漂名楼”——北京像素。

曾经,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中弘大厦,被冠以“稀缺品”、“商业传奇”、“城市新地标”等称号。

从地产大佬沦为阶下囚,也只是短短几年间。

而王永红的这一成功谋划,离不开背后的江西老乡、“气功大师”王林。据说王林当年以“空盆来蛇、断蛇复活”等超凡本领闻名,朋友横跨政、商、娱三界,“能力”了得。

2012年,王永红开始进军文旅,从万达挖来一大批高管,相继在海南、北京、长白山、山东、浙江等地布局文旅项目,规划总投资超过700亿元。

好景不长。

随即,2015年,王永红首先通过中弘股份的BVI子公司著融环球、耀帝贸易,先后收购了H股的中玺国际(前称“卓高集团”,00264)和开易控股(KEE,02011),接着又拿下新加坡上市公司亚洲旅游(Asiatravel),分别耗资4.59亿港元、7亿港元、1亿新加坡元。

2017年,欲以58亿的交易价格拿下、预估价值高达494亿元的海南三亚半山半岛。

他赌赢了。

自己被丈夫牵连,背负几百亿债务,所以只能跟着王永红去香港躲难。

赌徒一定有个特点,贪婪。

激进的扩张节奏下,进入实质性开发阶段的项目甚少,中弘股份也未表现出相应的运营能力。

一代“赢家”,随着其父亲“孤独”地去世,宣告了自己输得极为彻底。

在关键节点赌对运气,王永红在“贵人”的撑腰下,从洗车仔摇身一变成为地产大亨,并一度在A股市场风生水起。

事实上,中弘大厦从万众瞩目到众人唏嘘,何尝不是王永红的起伏人生。

由于前期疯狂的收购和投资,中弘股份的资金链早已不堪重负。2017年底,陷入资金困境的中弘股份曾谋求出售中弘大厦,估值60亿。

有意思的是,王永红付完300万定金之后,直到当年9月,因交不上1.2亿港元余款,两人被香港佳士得告上法庭。

虽然王永红之前宣布了一系列疯狂的投资计划,但终究说来,几乎无一兑现。

2016年,“徐翔案”爆发,涉事13家上市公司,中弘股份王永红在列。该案件细节透露,2013年,王永红曾提前通过大宗交易抛售股票,而后借由中弘股份高送转、进军手游领域等概念炒热抬升股价、抛售获利。

- End -

没想到,王永红没有露面,他连父亲的葬礼都没有参加。

1992年,王永红20岁,大学刚毕业。一出大学校门,他便背上行囊,乘上了北去的火车,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北漂生活。

图/北京像素

赌来祸端,千金散尽

02

7年时间,王永红拥有了令人底气十足的筹码,这也为他开始自己的“豪赌”人生,打下了基础。

【版权声明】本文在腾讯新闻独家首发,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不断的增发和套现,最终还是招来了祸端。

其涉足的文旅项目中,不乏很多轰动一时的项目。

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看起来闷声发大财的聪明人,已经落入了“赌圈”。他不再满足于现在的局了。

在香港避难期间,王永红父亲逝世。当时,很多人都堵在其父葬礼上,以为王永红一定会出现,为父亲送终。

据《财经》报道,中弘股份买壳上市的操盘者为颐和资本。颐和资本总裁王吉舟曾在网上撰文表示,其与王林相识“缘起于中弘地产王永红董事长借壳ST科苑的合作”。

从2014年开始,中弘股份的资金压力就逐渐体现出来。2014年到2017年期间,中弘股份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始终为负。

据媒体报道,融创曾欲出价30亿元收购,但最终因报价太低,王永红拒绝了孙宏斌。

王永红成为京城地产界的绝世少年,登上江西首富的宝座,一坐就是好几年。

700亿是个概念呢?约是其最高市值的7倍、最高单年净利润的220倍。

还记得,曾经在中弘股份的官网上,挂着王永红的自白:“梦想从来不会被打折,只有一直做下去的勇气。”

“实际上并没有足够能力去支撑现在达到的开发规模。意图通过资本市场来小马拉大车来解决资金问题,赌徒心态严重。”一位业内人士在2018年曾表示。

这一等,就是8年。

50亿,王永红完全拥有了坐上更大赌桌的资格。

随着国家政策调整,王永红敏锐地发现了加油站搞不下去了。1999年,他把加油站打包卖给了中石化,也因此赚得人生第一笔巨额财富。

图/王永红

王永红始终没有什么实业资本,做的都是大投资,或者说“大投机”。

03

如今,这座孤零零的写字楼显得鬼气森森,在北京东四环,寸土寸金的CBD核心区,与四周的繁华与热闹形成巨大反差。

它曾经的主人王永红,更是为其砸下36亿重金,聘请知名设计院SOM美国纽约本部进行设计与打造。

赌徒不“输”,是不会醒悟的。即便当时情况已是危如累卵,王永红还是千金一掷为红颜。

事实上,中弘的风生水起和花团锦簇,更多是表面文章。

也正是此次曝光,让王永红开始“转运”了。

“房地产是个拓展空间更大的领域,对我更有诱惑力。”当时,腰包鼓鼓的王永红看到了北京房地产的前景,转身扎进地产圈。

从起初的蓄势待发、一炮而红,到贪婪地攫取、入魔般地豪赌,再到最终千金散尽。从某种意义来讲,他的故事是“精彩”的。

期间,王永红还在很多“牌桌”上投注了筹码:2012年参与矿业投资;2013年押注手游;2014年要打造影视产业园,还要做文旅地产;2015年,王永红又开启了自己的“A 3”大计。

比如,2012年斥资30亿元拍下的海南人工填海造岛旅游开发项目“如意岛”,计划总投资金额129亿元;

4月8日上午10点,历经四年停工的中弘大厦,被摆上阿里拍卖平台,静候它的新主人。

正如名字那般,王永红和他哥哥的公司一路顺风顺水,兄弟二人的加油站越开越多,不久后,“永顺”便成为了北京地区的连锁加油站品牌。

贵人相助,风生水起

1995年,王永红耐不住躁动的心,辞掉工作,和哥哥王继红一起创办了“北京永顺发汽车保洁”,算是从自己的老本行做起了。1997年,哥俩开始涉足加油站生意。

直到47岁的王永红于2019年归案,外界才看到了他“豪赌投注从不打折”、知道了他“越赌越大的勇气”。

2008年,王永红入选胡润百富榜上,并在随后几年始终流连在各种财富榜单中。

平地而起的9800多套商品房仅用4年全部售完,王永红一口气赚了50亿,一时风光无限。

激烈15轮竞价、超10亿溢价之后,自2017年烂尾至今的这个北京CBD地标建筑,以33.12亿元成交。

2010年,在国内房地产企业IPO和借壳上市因调控一度被全面叫停的情况下,中弘股份却成功借壳ST科苑,登录资本市场。

王永红疯狂收割韭菜,挣得盆满钵满,舍不得收手,最终“出千”还是被抓了。

只有“一直”二字,他误判了……

2014年破图动工,与上海电影集团共同出资170亿,拟建造的上影安吉影视产业园·新奇世界文化旅游区项目;

与中弘大厦的新主人相比,曾经中弘大厦的主人,那个“豪赌”成功、坐拥百亿财富的赢家——王永红,也再次成为焦点。

而中弘股份的股价却因这些消息而上涨,大股东则借此不断套现:仅2013年8月,中弘股份大股东中弘卓业就曾借助手游行情疯狂减持,累计套现20亿。

更夸张的是,手握大量财富,痴迷“豪赌”的王永红,什么火追什么,期间更是一年换一个热门概念。

直到2008年奥运会前夕,北京CBD东扩,王永红这块地价值翻了十倍不止。

一系列操作令人眼花缭乱。业界评论说,中弘股份看起来好像是风口上的一头猪。

更令人唏嘘的是,二人新婚后没多久,中弘股份就宣布了退市,而王永红也因此背负了几百亿的债务,韩熙庭这才知道了真相,但为时已晚。

更大舞台,更重赌注

也是这个时候,王永红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豪赌”——他直接将项目停掉,等一个崛起的时机。

04

到北京后,他找了一份给汽车保洁和加油的工作,老板是个台湾人。整整3年,王永红一直是一名保洁员,脏活、累活干了不少,工作虽然踏踏实实,但他内心始终不甘于此。

得天独厚的条件,让他原本一毕业就能在老家谋个不错的工作。但宜春终归还是无法留住王永波,他有远志,目光不仅于此。

2000年,王永红以低价买下位于北京朝阳区常营乡的600亩玉米、高粱地,创办北京中弘兴业房地产有限公司。经过3年改造,中弘国际商务花园(即今天的“北京像素”)拔地而起,让这片庄稼地换了样貌。

无奈之下,王永红背着公司董事会签订协议,划走上市公司61.5亿元,避走香港遥控指挥,他哥哥王继红成为中弘股份的董事长。

所谓A 3,即一家A股上市公司外加三家境外上市公司。在A股的是一家全面开发旅游地产的企业,属重资产公司;而三家境外上市企业属于轻资产公司,一家围绕互联网金融做物业营销,一家是在线旅游上市公司,另一家是品牌运营管理公司。

01

2014年至2016年,两度拿地后收入囊中,总投资约43亿元的北京美猴王主题乐园项目;

王永红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做住宅没什么挑战性,我更看重商业运营的内容。”这个不爱开发住宅,更喜经营管理,乐于挑战的商人,要走一条不同寻常的路。上市后不久,王永红便开始企业转型,开启新的赌局。

图/雍正粉青双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