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股票配资开户平台www.588749.com

中行原油宝事件,客户的欠账需要偿还给银行吗?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20-04-26 21:28

临近交割日,对于自己手上庞大的投机多单头寸如何最优了结缺乏做最坏的准备,及最极端形式下的应急措施储备。用TAS指令了结持仓在一般行情下都是一个中庸的手段,而且纽交所规定是2.28-2.30分之间这3分钟的加权成交作为结算价,这个取值的时间跨度短,存在被操纵的可能性,实际那3分钟用用了4000多手的量,就把77076手持仓的结算价打低了40美元。只动用3000万美金打压价格,结果让空头获利30亿美元。其实理论上,如果用1万手来打压,价格打到负10000甚至负1亿都行,那样的话,即便庞大如中国银行都得破产。只是如果真这样做了,那就吃相实在太难看了,负37.63美元,对空头来说就差不多是一个最优值。

纽约商品交易所,包括它的母公司芝加哥商品交易控股公司。临时对还在运行的合约修改结算和行情系统,纵容价格进入负数区间,纵容空头把价格打到地下十八层,存在监管不力的责任。还有传闻,进入负价格区间后,被禁止新开多单,这个属实的话,交易所明显有违公平原则。对于掐着TAS指令结算时间点进行的明显压低价格的行为,是否属于操纵市场?

我就谈一下纯粹个人的一些看法吧:

因为新冠肺炎的爆发,2020年,至少这开始的1/3年,总感觉日子过的挺魔幻:中国人民春节期间不走亲戚不旅游,基本不出门;东京奥运会要推到2021年才举办了,虽然到时还叫2020年东京奥运会;美股连续4次熔断,此前的三十多年仅发生过一次;纽约原油期货价格,拦腰斩后还不过瘾,玩起了负价格。

中国银行在此事件,主观上并无恶意让其投资者穿仓的动机和动作。但外部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后,仍机械的坚持了和客户签订的原油宝协议,作为资产管理人,缺了对客户审慎尽责,坚持公平交易的责任,也缺乏市场敏感度。

尤其是4月3日,芝商所(纽约商品交易所为其成员之一)通知,修改了IT系统的代码,允许“负油价”申报和成交,从4月5日开始生效。至少从那个时候起,中国银行原油宝项目的团队就应该让银行发出一个持有原油宝可能发生穿仓风险的公告。

原油,作为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经济发展的血液,号称“黑色黄金”,是重要战略物资,在4月21日凌晨2点之后,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份到期的原油期货进入了史无前例的负价格,一度跌到负40美元。总计10万手左右的持仓,根据盘后从CME查询到,高达77076手合约是按照的TAS指令执行的,原油期货结算价交易(Trade at Settlement,简称TAS)指令,即以-37.63美元结算。本来这个事情对我们远隔太平洋的一般中国老百姓来说就当是开眼界了而已,没想到中行一纸公告,揭示了那77076手多头冤大头之一就是中国银行,需要买单者就是其原油宝客户。

比如客户在5月原油20美元/桶时买了20万人民币的多单头寸,现在这20万全没了,还欠中国银行差不多37万元。中国银行还强硬表示,这个欠款如果不缴清,它有权向人民银行申请将欠款记录纳入其征信。

中行原油宝协议的移仓约定是得等候交割日前2日才进行,这个是此次悲剧的结果的种子。有好多人夸工行和建行做的聪明,早早就把持仓移到6月份去了,其实他们就是在按和客户的协议进行的一个被动执行义务而已。

关于这个悲剧,谁之过?如何收场?

3.至于中行原油宝的多头客户,我是觉得让他们把穿仓部分欠款还给中国银行这个不现实,也没有依据。因为原油宝协议里的第二条之甲方声明与保证(2)甲方用于交易的资金来源合法,为本人纯风险资本金,已经考虑到且能够承担该资金全部亏损的风险。结果很可能是客户自行成全本金部分的全部损失,中国银行放弃对欠款的追讨,但对于原油宝的空头客户的盈利照常给付。中国银行在此事件穿仓的损失只能自行承担,后期估计会找印度和韩国等另外几个此次05合约多头一起到美国去打官司。